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自己到死

 
 
 

日志

 
 

红锈时代  

2014-11-09 19:4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站在夜深人静里。思绪化身一只欢快奔跑的兽。刚开始只是立在幸运草收拢的翅子上,一会就疾驰于湍急车流的霓虹中,越跑越快,闪过未眠男子的屋顶,越跑越快,跳入西方月牙的鹅黄里。这感觉就好像整个草原只立着一棵树,呼吸是畅快孑然的,附和着四面八方纵横交错的风。风,在下一秒,又戛然而止。
我没有外公外婆,爷爷在父亲很小的时候就已过世,奶奶在我长到三岁的时候离开。那个时候的我还没开始记事。尽管父母说奶奶在众多孙辈里最为疼爱我,说跟我投缘,好吃的都留着给我。可我一点点都想不起来,她的长相,以及她对我的好。没有跟这些从未在我生命里出现或曾短暂停留过的可爱的老人们好好告别,是我内心深处很遗憾的事。
萧红在《呼兰河传》里,娓娓道其对祖父的情感回忆,让读的人都觉得彷佛只是昨天才发生的事。尽管是那么慌乱又落魄的年代,该美好的没有被破坏,该爱的没有被消减。
家里仅留存着一张有关祖母的照片,是张黑白全家福,姑姑,姑父和他们七个女儿以及女婿,爸爸,妈妈还有年幼的姐姐,叔叔,婶婶和他家的三个小孩,拥着祖母在中间,唯独缺了个我,等我出生的时候,顺理成章成了家族里的老幺,排名第十。
听母亲说,祖母脾气异常的古怪暴戾,中年丧夫,拉扯三个小孩,炼成远近闻名的泼辣寡妇,因为跟母亲关系不和,所以格外不喜欢姐姐,连她摔跤都会把脸别过去。后来母亲生了我,她居然觉得异常投缘,十分的欢喜。吃的总分的比堂哥堂姐们多。还有件趣事,家乡有句不甚好听的话叫“打坑埋”,懵懂的我不知从哪听来,竟拿着根筷子,拉着祖母的手说要在院里挖个坑把她给埋了。祖母听了,倒也不恼,笑呵呵的说“还是我这乖孙贴心,以后能帮我养老送终”,就这样,她还是没能等到我长大成人。
所有有关她,都只是听说。所以我特别羡慕萧红,祖孙的感情,在她的时代,只是落上了一层灰,稍稍一吹,就露出原本的模样,而在我的世界,却覆上了厚厚的一层锈,用刀刮开也是模糊了面目。
在我出嫁那天,如果祖母能为我别上一枚胸花,这样的场景,在梦里都不曾出现过。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