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自己到死

 
 
 

日志

 
 

第一章  

2008-10-08 17:4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香一柱,神明自知。——献给我即将完成的作。

在通往清明的路上,青天半明半暗,手上的红灯笼摇的厉害,又起风了,这条青石路似乎永远都是冰冷清脆,我下意识裹紧了身上的轻纱,树叶哗哗作响,我顺势看见天上高高的一盏孔明灯,不知又是哪个痴怨女子许下这惆怅的心愿?大致是个心中有爱的柔弱女子,有爱才有望,有望才会做些大众顶礼的行为。“而你不同,你有美貌的容颜,年轻的身子,和无望的心”这是婆婆见我第一面时说的话。可就在她把我选作清宫女的第三个月,她死了。也就是寅丑年的七夕。“你跟别人不一样,你身上有我在别人身上没看见的东西和我永远看不见的东西。这种不知是种灾难”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在她与我朝夕相处的这3个月里,我只记住了这两句。除了这些,她没有对我进行任何评价,平日里话也很少,只是阴着脸。有点像我在枯禅寺看见的挂在墙上的兽,不怒而威。

其实在进宫之前,我一直生活平凡,和别的女子没有两样,穿粗布麻衣,带自己从山上采摘的鲜花,用一种叫做胭脂虫的尸体磨成粉末抹在脸颊,有淡淡的鲜粉,和若有无的清香。每当这个时候,烈真会说:好看。烈真,这个与我青梅竹马长大的男子如今已是玉树临风,可他有与他名字极不相符的气质,也许他的父辈希望他真挚刚烈,可恰恰他是如此一个软弱静板的男子。“好像什么?”每当我说他柔弱似物的时候,他就这样问。我会指着满山的芦苇说:像它们。然后他就会笑:“的确很像。知道你像什么么?”我不回答,他又说:“像风,因为我只会跟着你走。”我旋即离开,他在后面叫我的名“春儿,春儿”我不理。一路小跑回家,那个时候依稀知道什么叫中意,可是烈真的身上没有我想要的安全。他把自己看的太轻,也许最大的愿望就是娶得我然后平凡度日直至死去。当然说娶我的话是从母亲那里听得。这位年迈的老母亲很显然十分欢喜自己女儿有这样的幸,得到论风书院最年轻夫子的垂爱。也难怪,寡母的她独守空房16年,怎会不想看见自己的全部心血得到别人羡艳的幸福,可她如何能知,我只把他当成兄长来看。想的入神时候,耳边传来母亲的抱怨:你个疯丫头,又野到哪里去了?一天没见人,要不是人家烈真来帮我挑水劈柴,你真想让我一把老骨头及早入土是吧。我惶过神来,看见母亲拿着浸泡好药材的罐子走进房来。“烈真,烈真,你要真这么喜欢他,认他做干儿子罢了。”“你看你,又说的什么鬼话,我就是没有生儿的命,烈真要真是我凌家人,那是你的福气才对。”一听她絮叨这儿子的事,我就烦躁,把手绢扔在桌上,母亲却不理会,接着说:“看人家烈真隔三差五往咱家跑啊,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祸害”“我又没让他来,他自己要来,难道我赶他么?”“你丫就是太没心肝了,人家烈真对你。。。”没等她说完,我说:“好了好了,不说他了,今晚吃什么?”母亲看我把那手绢都快扯碎了,答句南瓜粥后就径直走出门去,临出门时还说:你丫,就是心野。哪有能带你飞的啊,脚踏实地才叫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